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言情  »  遇。
第一次出轨是个夏天,女的姓字名谁早不记得了。 留下的只有那丰满的身段,与老婆从未给过的疯狂快感。 记得那夜后,女孩走前留下了联系方式,我却将她留在甯波饭店的房间内, 因爲那时我快结婚了。 婚后的生活平淡,包括夫妻间的房事。 时间久了,难免让我回想起那夜的旖旎。 我长的普通,身材不高,也无超能力。 所以从不太奢求。 大概因爲这个原因吧,所以单位里的女同事和我挺谈得来。 茶余饭后,推心置腹也常有。 叶25岁,163CM,50GJ。 略瘦。 长的不错。 很能让人産生怜爱的那种。 毕业后就进入公司,同事也快三年了。 彼此的关系倒也不错。 那次出差去南京。 小叶和我同行。 本打算当天回来。 谁知客户有事,要延后一天。 上海到南京的来回高铁费也要两百多了,来回也累, 就在南京定了房间。 小叶这段时间心情一直不太好。 中午没事,吃饭的时候就和小叶聊了起来。 她告诉我,他男人有别的女人。 我知道小叶还没结婚。 和男友谈了大半年了 了那男的还打过次胎。 我听到小叶说的话吃了一惊。 连忙说,这事不能乱说的,也不能听别人乱说。 她说她发现了男友的一个QQ号,她从聊天记录里发现男友同时还有另外两个女人。 我劝了她半天,可是明显效果不佳。 下午没什麽工作,无所事事,她提议去唱歌。 我想也好,就当帮她散心。 于是就去了,唱着唱着,她越唱越悲伤。 我被她弄的心里也蛮不是滋味的。 于是早早结束,回到了宾馆上网。 过了会,她来敲我的门,说不想一个人呆着。 我进屋把窗口都最小化了,想了下发了首「故乡的原风景」。 她坐着,听了会歌,突然哭了。 我一下就郁闷了,发这首歌,我就是希望她心情能够平复下来。 这一哭,弄得我手足无措。 不想中午在饭店,她虽然也落泪了,但是那是公衆场合, 现在孤男寡女,共处一室。 我想去拍拍她,想去抱抱她,安慰她,可是我没敢。 想到个笑话说问爲什麽不能近亲结婚, 答: 太熟了, 不好下手。 我和她认识三年了,好像也蛮熟的了。 想到这,我突然笑了。 她诧异的擡起头,一边抽泣着。 我忙严肃的说: 「不好意思啊。 」 她问: 「我这麽伤心,你还笑,爲什麽笑看人家哭很好笑吗」 我想了想便把刚刚想到的那个笑话和她说了。 她笑了,脸颊还挂着泪。 「你能帮我个忙吗」她问。 「恩」我点了点头 沈默了会她说: 「我想报复那个女的, 你能骗他上床吗我有她的电话有她的QQ号, 有她的信息。 」 我张大了嘴呆呆的看着她,惊讶的说不出话来。 她自顾自的继续说: 「你骗她上床后, 再甩了她。 」 我回过劲来说: 「我爲什麽要那麽做啊」 她说: 「帮我报复那个女的呀。 她勾引我老公。 你要是答应,事成后,我请你吃饭。 」 我苦笑着摇摇头: 「我都没见过她, 凭什麽她会喜欢我再说, 我爲什麽要和她上床啊」 她苦着脸说: 「你不肯帮我吗那个女人很下贱, 你肯定能把她骗上床的。 」 「我都不知道她长什麽样」 我话还没说完她站了起来, 来到我电脑前点开了QQ,登陆,打开了个空间。 该死的浏览器,我前面的页面都还没关呢。 还好她没关心我前面再看什麽。 她很顺利的打了那个女人的相册,都是生活照, 看上去30岁左右很丰满,眼睛很眉。 「这个女人离婚了,有个孩子,孩子没跟着她, 她就到处勾男人你看她,就是一副没男人不能活的样子。 怎麽男人就瞎了眼,喜欢这个的……」她开始喋喋不休的开始咒骂那个女人。 我心说,你都把她说那样了,还要我和她上床 接着她又打开了另一个女人的空间, 继续给我看照片继续咒骂。 失恋的女人不可理喻……我无奈的看着照片又看看她。 「怎麽样我对你有信心。 你要是愿意,两个女人都上吧,要是不愿意, 你选一个吧谁都行。 」她的话活像个拉皮条的。 我很崩溃。 我看着她说: 「你比她们漂亮多了,干吗和自己过不去, 你要找个男的还不容易呀。 何苦的呢。 」 「我就是咽不下这气,你帮不帮我吧。 你又不吃亏。 」她开始破釜沈舟。 「你都说了,她们都那麽烂了,让她们自己烂去吧, 干吗要我去和他们一起烂啊我多亏啊。 」我不得不战略转移下。 「你亏什麽呀,要不你说,要我怎麽答谢你」 「你陪我上床。 」我回答道。 「你要死啊,你刚刚还说我们太熟不好下手来着。 兔子都知道不吃窝边草」她站起来打我。 「她们那麽烂,又不好看,我和她们上床会有阴影, 万一有障碍了呢万一给套牢了呢我都结婚了, 万一给老婆知道了呢。 你说我亏不亏。 」我一边躲,一边说。 她听了我的话,又坐了下来。 完蛋,她开始翻起了我的页面。 「哼~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。 」她翻看着我没关掉的网页,看着里面一丝不挂撩人的身体。 我看了下她,又看看那些艳照,我的下体突变, 我赶紧做了下来那一刻,我开始想上小叶了。 「我独乐乐,关别人鸟事。 」道德和欲望的争斗永远都在。 她突然神色黯淡的说: 「我今天不回去, 也不知道他会和谁睡一起呢。 」 我傻笑两声以示我的反应。 她又无所事事的翻着网页, 突然说: 「你的条件我答应了, 不过就一次。 」 「我说着玩的,你何必呢。 你那麽漂亮,身材又好,想找个好男人不难的 了报复, 你值得吗」 她没有说话。 沈默了会,她起身离开了。 我长长的叹了口气。 解脱,还是失落。 我不知道。 傻站了会,我来到电脑前,继续…… 我的QQ响起「你出过轨吗」她问。 「没」又没声音了,继续网页。 「我不信」她又来了 「不信拉倒」我回。 看的正爽呢。 她又不能干。 「你只有嫂子吗」 「以前有过」我回 「比嫂子怎麽样」 得, 我关了页面开始安心做政委。 「感觉不一样的。 」 「男人是不是都喜欢比较风骚的」 「也不全是, 至少老婆不能是啊。 」我认真的回到 「是不是你们男人都在乎那个事啊」 「……因该吧」 「我是不是太没经验了啊, 我只有过他。 男人是不是不喜欢我这样的吧」 「你在钻牛角尖, 他不代表了其他男人你其实很好的,长的漂亮, 身材又好多少男孩看你流口水呢。 」 「你呢」 「也流。 」我壮胆打出了两个字 又是沈默。 看来没戏,我嘲笑了下自己。 看了看时间,四点半了。 打开英雄无敌三。 准备玩会然后吃饭去。 敲门声响起。 我的心咯噔下。 跑到门边,从猫眼里看了眼,然后打开门。 她显然哭过。 她很局促,在电脑前的椅子上坐下后,有点手足无措。 我开始沈稳起来,给他倒了杯水。 问道: 「小叶,什麽事啊饿了那一起吃饭去」我都觉得自己面目可憎。 她站了起来低着头嗯了声,然后连忙说不是。 她安静了会, 突然擡头看着我问: 「你想要我吗」 我被她吓了一跳, 不安的说: 「我结婚了我有家庭,我还有个孩子。 我……」 我的话没说完,她低下头开始抽泣。 我一边骂自己傻,一边靠了上去,轻轻的抱住她的肩, 微微一用力她趴在了我的肩上。 抱住我的脖子,刚刚的抽泣变成了嚎啕, 边哭边说: 「你骗我, 你刚刚还说的我就那麽不讨男人喜欢。 」 我不知道怎麽回答她,只能用行动。 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背,侧头吻在了她的脖子上。 她明显有个颤抖,并挣扎了下。 这时能让她跑了嘛。 她的脖子很长。 皮肤很滑。 我的一只手开始往上,开始摩挲她的发,另一只手往下, 在她的腰部停下。 抚摸着那里的细柔。 她的嚎啕又变回了抽泣。 并用力的搂着我的脖子。 我想要探索更多,我要获得更多。 所以我用暴力让她松了下手,我的唇吻上了她的唇, 而她更用力的搂着我的脖子。 长久的窒息,让她松开了手,我开始轻吻她的额头、眉毛、耳朵、眼睛。 帮她吻去了她的泪。 她的脸红红的,似血要涌出。 紧闭的眼,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。 我顺着她的脸颊又再次吻到了她的脖子。 我的手却悄悄的走到了前面。 顺子脖子滑落到了肩。 随着手的滑过,连衣裙的带子也滑落了她的肩膀。 她微微的睁开了点眼,又赶紧闭上。 我笑了下,她打了我下。 我解开了她的胸围,没有波涛汹涌,没有澎湃而出。 只有那羞涩的安静。 「果然不大。 」我暗想。 娇小而坚挺,恰能盈盈一握,粉色的凸起,是青春与激情。 我舔着他的耳垂, 轻声说: 「真美。 」一边挑逗着那粉色凸点。 她害臊的亲亲说道: 「嫂子的比我大。 你喜欢哪个」 我一阵无语,女人什麽时候想什麽, 我是真猜不到啊。 所以我只能微微挺动下身,让我的勃起告诉她。 她的紧张从她紧闭的眼可以感受到。 「它需要你。 」我亲亲的在她耳边说。 她微微颤抖了下,睁开了眼睛,含羞看着我。 手慢慢的扶住了,然后用力的握着,我那弹性良好的内裤啊, 我那薄薄的外裤啊。 我有点疼。 进攻是最好的防守,我开始疯狂的吻她, 她的回应也是那麽疯狂。 我的寸衫在不知不觉中被她缴械。 我抱着她的腰,将她抱了起来,她的鞋子和连衣裙算是彻底离开了她。 将她放下,几经在床上了,白色棉质内裤在她几次泥鳅般的翻磙下已经到了胯边。 这是一次狂吻中发生的一切。 不知道吻了多少时间,只知道从JJ被她捏疼后, 到现在我只短暂的唿吸了两口。 她的手又搂住了我的脖子,双腿还夹着我。 我往前挺了挺身子。 她被我带动着在床上往前滑。 她的棉质白内裤啊,在于床单的摩擦中卷边下滑。 几根毛露了出来。 我腾出一只手摸着她光滑的小腹。 挑逗着那几根毛毛。 她很激动,用她的嘴急切的寻找着我的嘴。 我躲过了她的寻找,轻轻的吻在了她的乳房上, 用牙齿轻轻的咬住乳头用舌头来回的抚边乳头的每个地方。 隔着内裤,我的手也更往下了,她的阴毛不多, 隔着内裤摩挲着感觉很好阴部有肉,而且能感觉到她的阴户两边没有毛。 我的手指探入她的内裤在她的阴户两侧细细的摸着, 感受那细腻与丰润。 她开始呻吟,开始用手抓着我的肩。 并擡起了臀部,示意我褪去她最后的武装。 我没有如她的愿,把手抽了出来,隔着内裤开始划着那条缝隙。 她的内裤上有滩痕迹在无限的扩张着。 她显得很无助,于是我调整了位置,她的手抓住了我的阴茎。 就像溺水的人抓住了根稻草,那麽紧,那麽渴望。 在我的示意下,她很乖巧的从内裤中掏出了我的阳具, 来回套弄着能感到她的生疏。 我的外裤,我的外裤早在前面的激吻中不知道被我踢到哪里去了。 我示意她用嘴,她拒绝了。 渐渐的,她的唿吸越来越急促,她的呻吟也越来越波切, 她拽着我的阴茎几次往她下身引去。 我早帮她脱去了她的内裤,她的阴部也完全爲我打开。 开始她还绷直了腿,紧紧并拢着,只让我从那稀疏的阴毛间, 看到那条撩人的缝。 现在,那条缝已经随着大腿的分开而显露出里面粉色嫩肉。 那半透明的与同花瓣上的露珠,将嫩肉点缀的更加娇艳。 我真想去轻吻下。 可是人家都不肯帮我口交,我也要矜持。 她又再次把我的阴茎引向她的下体,我顺势一挺腰, 粗大的阴茎一下插进去大半截她似痛似爽的深吸了口气, 然后重重的呻吟了声。 那声音如此的销魂,我立刻开动了起来。 随着抽插,水浪拍岸声,伴着她的喃喃乱语。 她的双脚完全打开,盘绕在我的腰间,看上去有点像青蛙。 她那娇小的乳房如同戴巧的花苞。 抽插,不停的抽插,那一下下,直抵根部,什麽九浅一深, 什麽凤凰三点头。 统统都抛在了脑后。 她的蜜穴包裹我如此温暖湿润,蜜穴中暗藏着的皱褶摩擦的那麽的欲仙欲死。 她的双手无意义的想找什麽东西抓住,她的乳房伴随着我的抽插在微微荡漾。 她的下体迎合着我。 在勐烈的抽插下,我的快感很快达到顶点。 我勐然意识到,我没带套。 我停了下,俯下身,重重的对她说,我要射了。 她一下子清醒过来,叫道」拿出来。 」 我强迫道: 「射你嘴里。 」 她说: 「不可以」 我勐的又是一挺身, 伴着她的呻吟我说: 「放在你奶子上。 」 她闭着眼睛,只管呻吟了,我继续抽插了几下, 实在是忍不住了便拔了出来。 抓住她的手,让她帮我撸。 只几下,便射了。 由于我位置较高,那精液有些也射到了她的脸色。 她便想起身。 我死死压着她。 从边上抽出餐巾纸,帮她擦去脸上色的精液。 她眼神中有些倔强。 我继续帮她擦着身上。 她突然对我说: 「你对嫂子不会这样吧。 」 我丢开餐巾纸,点了根烟。 在她身边躺下。 没有回答。 我躺在床上好久。 抽完烟后,我还是没说话,只是抚摸她的背。 她的皮肤很光滑,可惜肉感不够。 我一直不太喜欢瘦的女人。 那是因爲在早年上过一个极瘦的女孩,长的虽然清纯可爱。 可是脱光后,身材实在不怎麽样。 大腿如同胳膊,胸部还没我的大。 那时的我还是对瘦的女孩有偏爱。 觉得弱不禁风的林妹妹在胯下承欢,扭动。 呻吟,荒唐。 那是怎样的享受啊。 当我插进去的时候我知道自己错了,长的好看不等于进去好受。 她可不光身上没肉,下身也没肉。 什麽叫金枪难斗排骨B,什麽叫铁棒进去,绣花针出来。 我算是知道了,JJ那个疼啊。 而且用力冲刺的话,高高耸起的耻骨,顶的我大腿根, 如同被拳击。 没三分锺。 我痛并快乐的射了。 我的手顺着她的背滑到了腰上,纤细的腰。 我摸了会,开始轻轻的捏起来。 她一直侧着身子看着我, 开口问道: 「我摸起来舒服吗」 我点点头嗯了声。 「比嫂子呢」 我不由的比较起来。 老婆没有她白,却和她一样的嫩。 我的手继续下滑,抚摸着她的臀部。 我喜欢宽骨盆的女人。 老婆就是,而且老婆的臀很翘,肉肉的感觉很舒服, 细细的皮肤即使到大腿连接处,也没有小疙瘩。 我很喜欢把头埋到老婆的臀尖,被一堆嫩肉包裹着。 拍了拍她的屁股,我心说,还是老婆的屁股摸起来舒服啊。 她的腿根有些小疙瘩,而且屁股的面积和体积都和老婆差太多。 她见我不说话,有点生气, 别转了身说: 「我不如嫂子是吧。 」 我回过神来,反手抱住她,手很自然的落在了她的胸口。 「我在享受呢。 你的皮肤真光滑。 」 她哼下了,没有阻止我在她乳房上游走的手。 反而把手轻轻放在了我的手上。 随着我一起漫游着。 男人啊,保持一双细嫩的手还是很有必要的。 侧着身,受到挤压。 她的乳房明显比刚刚的做爱时要大多了,娇俏的乳房显示出丰满的一面。 用手指来回拨弄了会乳头,开始全面的掌控起她的乳房来, 盈盈一握。 不是用来形容我手大的。 我心里不由得又开始比较,没有答案,老婆的一掌震河山也许更好, 至少做爱时的波动乳涌视觉上更刺激。 酣睡固然必不可少,可小睡也别有风味。 看习惯了老婆的大奶子,这小家碧玉也惹人怜爱。 鱼与熊掌如何取舍。 「我的可没嫂子的大。 」她幽怨的说,但鼻息渐渐的加重了。 我苦笑了下,没有说话,只是用力的捏了下她的奶子。 里面似乎还有个硬块。 她挺了挺胸。 说: 「我的比较挺吧」 废话啊,地球引力对每个人都一样的啊。 大的引力自然会多点。 她没有等我回答,引着我的手,向下滑去, 滑过平坦的腹部到了那芳草菲菲的地方。 继续说: 「你喜欢我这样的,还是嫂子那样的。 」 我一愣, 问: 「什麽」 她嘿嘿一笑说: 「嫂子这里很茂盛的。 」 我吐血,这都什麽问题呀, 但我更多的是奇怪: 「你什麽时候看过她的」 「去年公司旅游, 洗温泉的时候我特意注意了下嫂子。 」她转过身看着我。 一只手托起我的JJ,开始抚弄。 「我有吸引力吗」她问。 「有」我的回答如同我的JJ一样疲软无力。 哎……,每次出差前,老婆都会主动。 而且不止一次,昨天是几次来着,3次还是4次。 三十如狼,果不其然。 我的手却坚强的在她的下体抚摸,抠挖。 伴着她的娇喘越来越强烈,伴着她的蜜穴开始湿润泛漤, 伴着她的手来回套弄我的下体开始开始有了起色。 高高挺起的抢,狰狞的枪头。 我抠弄她蜜穴的幅度也越来越大,越来越用力。 她开始呻吟起来,我腾出另一个手,去抓她奶子, 捏了几下觉得这个姿势特别别扭就放弃了,安心抠弄她的蜜穴。 她依靠了过来,轻轻咬着我的耳朵, 说了句: 「我不会告诉嫂子的。 」 我一下子就楞住了。 快速抽插的手像给暂停似的带着残影,一脑子残念。 我还没体会出我的心情时,她飞快的离开了我的怀抱, 在我瞠目结舌下迅速的穿好了衣服。 笑着说: 「都五点半了,我饿了。 」 我看了看她,又注视着自己高高的翘起。 她哈哈大笑着,过来拍了两下说乖。 「我打电话叫饭店送房间来。 」 「不,我想你陪我出去吃。 」 「刚刚弄得一身汗,还有那个弄在身上了, 洗下再出去吧。 」我坏坏的说。 「不,我想带着这些气味出去。 」 我吐血啊,女人到底是什麽 她找着了我的内裤, 开始帮我穿。 内裤高高的翘起,又再次让她大笑。 「你就笑吧你,回来弄死你。 」我心里暗暗发狠。 (这时候怎麽能停下呢,估计很多人要骂, 可这就是事实。 我没敢去强行交配。 ) 接下来陪着她吃饭,逛夫子庙,吃冷饮。 坐花船。 看灯火下的人来人往。 她时而乖巧,时而调皮。 我时而有点和老婆谈恋爱时的感觉…… 她拿着梦龙和我回到了宾馆。 这是今晚的第三根了。 还好没找到哈根达斯,我暗暗庆幸。 我走在前面刷卡,开门,插卡,灯亮了。 我进门。 等她进。 她走到我对门,刷她的卡,开她的门,插她的卡, 进她的门彭……又关了她的门。 稀里哗啦,我听到心碎的声音。 我当时真愤怒。 我想去敲她的门,上她的床。 于是,我关上了我的门。 NND,当时她可是暗示我去买套套的啊。 我可是话大价钱买了带凸起的那种,据说这种不可以和老婆用, 怕老婆上瘾开销太大。 洗了把澡,消了消火。 我坐在了电脑前,上QQ,等她和我说点什麽。 看看10点半了,她的头像没有动静。 我算彻底死心了。 期间,我曾偷偷的跑到她的门口听了听,里面什麽动静都没。 那个样子大概很猥琐。 我开始玩QQ游戏。 电话响起,是问要不要小姐的。 我继续玩游戏。 敲门声响起,我心烦,MD不就问了下价格嘛, 怎麽还找上门来了。 打电话的小姐声音都很嗲,当时我有想。 可这不还对对门的抱着幻想嘛。 开了门,她在门口。 脸上化了淡淡的妆,还有泪。 我一下把她拉进了门里,抱着她,紧紧的。 她同样抱着,更紧。 像把我捏碎,又像把她融入我的身体。 我关了门,疯狂的轻吻她,她的身上有淡淡的香水味。 她躲闪着我问: 「你爲什麽不敲我的门」 我不知道怎麽回答她, 于是我想用我的嘴去堵住她的嘴。 敲门声再次响起。 她离开了我的怀抱。 飞快的跑去开门。 「我敲错门了。 」门口一个衣着暴露的女人说完走了。 她转过身,一脸恍然大悟的看着我,嘴角挂着坏笑。 「我没。 」我想解释,可这怎麽解释。 「都给我撞到了,还没呢」 「我就问了下价格, 我没叫上来。 」我急了。 「喏,自己承认了吧。 」 「我承认什麽了呀」我越发急。 「不想爲什麽问价格。 」 「我……我……我……」我了半天,我知道自己把自己绕进去了。 「还不是你弄的。 刚刚爲什麽不进来。 」我大声的说道。 「我去洗澡了。 」她理直气壮啊。 「洗好了爲什麽不过来」 「化妆。 」她微微擡起了头。 「那化完妆呢」 她低下了头: 「等你敲门。 」 我冲了过去,一把抱住她,斜对门的房门开了, 露出一张四十多岁的脸。 我刚想大叫声,看什麽看。 人家先说话了: 「拍琼瑶戏呢这都洗完了, 该睡就快点睡了吧。 」说完把门又关上了。 多有内涵的话呀,同道中人啊。 她的脸一下红的如火。 我想关门, 她阻止了轻轻的说: 「去我那。 」 有必要说下,房间单号是标间,双号是单间。 我住的是单号。 我低头悄悄的问: 「爲什麽去你房间。 」 她的脸更红了, 和我扭捏了半天说: 「那里床大。 」 男人这时候该有点气概,我是这样认爲的。 于是,我一把横抱起她。 往对门走去。 她手刨脚登的让我放她下来。 我抱着她来到她房门前,问她要卡。 她的连衣裙侧边有小口袋,被我这麽横抱着, 想拿很不方便于是我放下了她,她打开了门。 我想进去,她挡了下, 问: 「那个拿了吗」 我转身进我房间, 拿上套套快速的回到她的房间。 (真拗口) 她已经躺在了床上。 连衣裙衬托下,长长的发散着。 有点星矢片头中雅典娜的感觉。 亵渎神圣,我喜欢。 一个饿虎扑食就爬在了她上身。 还没来得及进一步动作,急促的敲门声响起。 她爬了起来,整理下衣服。 开门,两个保安一下子护住了她。 「小姐,你没事吧。 」 我和她大眼瞪小眼互看着,同事大笑起来。 保安莫名其妙,那屋的四十岁男人又来了,猥琐的在门口笑。 一脸找抽的摸样。 在和保安解释了下刚刚抱人过来是闹着玩后, 我送走了保安。 嘴上道着谢,心里一顿乱骂。 保安估计也是。 那位大哥自来熟的发了根烟给我, 说: 「开始了没, 别有阴影啊你再不开始,我那里先开始了啊。 给你们弄点动静,方便你下手哦。 」说完,这位大哥一熘烟的跑回了房间,关上了门。 Y跑的真快,真TM想K他。 不过我是不是该感谢他。 前面无聊等待的时候,我可是从猫眼里看到有个衣着风骚的女人敲开了他的门。 这都什麽人啊,无奈的摇摇头,保安也是,需要的时候看不到人, 不需要的时候怎麽就出现了呢。 治安太好也烦啊。 回到屋里,看着坐床边的小叶,脸上的红还没有褪去。 低着头,搓着裙角,气氛有点尴尬。 谢谢那位大哥了,隔壁屋里隐约传来了女人的呻吟声。 房间的隔音是不差的,这要多大的声音啊,那位大哥真辛苦了。 乘着这激情的东风, 我说: 「听,这声音多好听。 」 她转头看着我,扑哧笑了。 我厚着脸皮继续说: 「我更喜欢听你的。 」 我看她依然如故,不由有点火起。 下午我们都翻云覆雨过了,现在到来装深沈。 小样。 还和我玩婉约,看我的豪放派 我勐的站了起来, 很粗狂的把上衣一脱一丢。 站在她的前面。 那造型很施瓦辛格。 只不过一阵阵的肉浪有点破坏形象。 她诧异的看着我, 扑哧笑了: 「你刚刚还没回答我, 你爲什麽不敲我门你不想吗」 我一下泄了气喃喃道: 「我想 但我有点怕。 」 她看着我说: 「我来找你,你会不会觉得我贱」 我摇了摇头。 「下午来找你,是爲了报复他,现在我是爲了我自己。 」她的声音小的像蚊子叫,低着头说。 我坐在她的旁边「爲了自己什麽」我傻傻的问。 「我自己想要,想要你疼我。 」她的声音还是那麽小。 我搂住了她,开始吻她。 同样一个人,同样的身子。 现在搂着她的感觉和下午截然不同。 性爱性爱,先有性,后有爱,可这爱来的也太快了点吧。 下午我的心情首先是刺激,背叛的刺激, 报复的刺激性的刺激。 然后是害怕,怕老婆知道,怕小叶闹。 还有那麽点小人得志的得意。 现在,依然是那麽刺激。 但害怕少了,得意没了。 增加的是对她的怜爱。 我的嘴一下一下点着她的唇。 在第一下时,她的唿吸声就加重了。 她的嘴微微的张开,我的唇贴了上去,开始吮吸, 我的手抱着她只是用力的抱着她。 伴着她鼻音的加重,嘴张的也更大了。 我探出了我的舌头,探入她的樱唇,我四下探索她的牙齿, 她的口腔最后,我的舌和她的舌搅在了一起。 她的舌尖那柔软,那麽润滑。 那麽的富有弹性。 我引导着她的舌出来,她却用牙咬住了我的舌头。 开始吮吸起来,一下一下。 她的舌头围着我的乱转,而我的舌头如同我的下体那麽坚挺。 我一直把这种接吻当成变相的性交,我的舌头就是JJ, 而她的樱唇是阴唇。 如果JJ和舌头一样的灵活那该多好啊,可以插进去后随意找G点。 那女人如何离得开啊我。 我缩回了我的舌头,舌根酸了。 她的舌头却不依不饶的跟了过来。 我含着,我舔着,我享受着,也恶心着自己。 我口味没那麽重,帮男的口交,打死我也做不到。 我轻轻的咬了下她的舌头,她啊了声缩了回去。 靠啊,真靠啊,她伸出来那麽长的时间,她不累嘛她用含羞的眼神看着我, 还有那麽点责恨。 在隔壁大哥的伴奏下,我开始解除她的武装。 男人有一半的时间爲了讨好女人,给她穿衣服, 另一半的时间是爲了脱掉她的衣服。 她爲我节约了一半的时间。 我喜欢裙子,因爲不用脱,就能干,我更喜欢连衣裙, 因爲脱起来也方便。 她的文胸是淡粉色有钢托的那种,一般凶器小的, 都喜欢这种。 这活我熟练,抱着她,吻着她的耳垂,手在她背后勾开了扣。 退后,该欣赏下这小家碧玉的婷婷玉立。 她的手环抱在胸前,乳头骄傲的挺着,从臂弯处调皮的探出了头。 粉红色像我展示出它的青春。 往下是平坦的腹,肚脐眼那麽深,椭圆形的。 相术上说这叫桃花眼,这样的女人比较要。 她站了起来,任我欣赏。 (题外话,我最喜欢的是没有硬的乳头,那个柔软, 那个细腻啊特别是看着它在自己的抚弄下硬起来, 心理那个满足啊。 但摸还是没挺起来的舒服。 我说的那种不挺起来是像小山包一样的乳头。 不是干多了耷拉着的那种。 ) 我的手落在了她的腹部,抚摸着她的肚脐眼。 我的爱好可能比较特别,女人我喜欢看她的屁股, 然后是阴部再后面是乳房,肚脐眼和脖子。 我还很喜欢摸耳垂,不管是女人还是男人的。 我的手滑落,带着她白色的内裤。 她很配合的擡腿,然后并腿站好。 她垂下了手。 再看,那修长的脖子,肖嫩的双肩,不丰满的乳房上, 那两点刺入的粉红。 平坦的肚子,纤细的腰。 略小的髋骨下两条笔直修长的腿。 两腿的根部是柔软的毛,毛的顔色不深。 稀疏的毛,无法掩盖丰沃的地,还有那迷人的幽谷。 再往上,看到脸颊两坨红,娇挺的鼻子, 小小的嘴。 都说嘴小的女人下面也小,我信。 我老婆是。 她让我更信,她也是。 然后我看到了她的眼,如同无风的湖面, 平静而微波荡漾。 安静却有无限的能量等待爆发。 她直视这我,没有退却,有的是坚定、羞涩还有爱……。 虽然我喜欢她前面的姿势,那样的话,可以看到乳沟。 可是我是男人,我更喜欢她在我面前展示自己全面的, 赤裸裸的。 她在我的示意下,转了个身。 展示了她那翘翘的屁股,不大,但有活力,有弹性。 如果我是圣斗士,那麽我的小宇宙已经爆发。 如果我是变形金刚,那麽我的名字叫擎天柱 如果我是克赛, 那麽人间大炮三级准备。 我是男人。 我一直这麽认爲。 急吼拉吼摸两把就上的那是黄毛小子干的。 我也一直这麽认爲。 我脱去了我的裤子,慢慢贴近她,像他展示男人的刚硬与坚强。 我搂着她,慢慢的摇摆,她也随我而动。 慢三还是华尔兹,谁知道。 伴奏的是隔壁大哥那高亢的进行曲。 脚步轻移间,我的刚硬在她的身上来回碰触摩擦。 伴着音乐,我们的脚步越来越慢,是她先握住了我的刚硬、套弄。 于是我抓住了她的柔软、揉捏。 脚步的终点是床。 我肆意的轻吻她、揉捏她,想把她弄碎,然后装入我的身体。 她的身子像风暴中的叶子,起伏、翻磙。 让我施孽到她每个地方。 娇喘连连中,她说我把她弄疼了。 但她喜欢,喜欢我肆意凌辱她的身子。 她说、那是爱。 我打开了她的腿,稀少的阴毛早就凌乱不堪, 一缕缕的张牙舞爪。 不知是汗水还爱液。 她的阴阜有点肿,那是充血造成的。 她的幽谷不再闭合,两片粉肉探出,那麽厚实, 丰满。 我用手拨弄着那两片肉芽芽。 她问: 「好看吗」 「好看。 很美很美。 」说着话,我剥开两片肉芽,爱液早已充满了她的幽谷。 天生的蝴蝶B,是可遇不可求的,我帮她张开了那美丽的翅膀。 粉色的翅膀。 (题外话,不知道有多少兄弟遇到过蝴蝶b, 她的和小姐的不同她是激动后,充血才外翻, 平时还是条缝。 不像小姐,那两片总耷拉在外面,收不回去的。 小姐的我也玩过,没什麽特别感觉。 ) 幽谷顶端是个小小的Y字,翅膀在那里汇合, 是蝴蝶的头鲜红鲜红的珍珠。 闷头就吻了下去,她是第二个我用嘴接触的B, 还有个是老婆。 我的舌头来回扫荡,钻探。 我舔舐着她的爱液,有点咸,有点腥。 (我舔过的几个都是这个味道,我不是很喜欢, 但感觉刺激有获得感。 我曾经也舔过一个处女的,也是这个味道。 我不知道很多人说那个好吃是爲什麽。 ) 她翻身跨坐在我头上,一边套弄着,一边舔着。 「好吃吗」我问 「恩,比梦龙好吃。 」她试着含住套弄,可牙齿总是碰到。 看的出她的技术很差。 我示意她别咬了,然后开始舔她的豆豆。 她的反应很强,一下子趴在了我的腿上,小腹强烈的抽搐着, 两腿紧紧的夹着。 连套弄都停下了,只是握着不放。 (好像不是每个女的都能找到小豆豆,我好多都没找到。 有小豆豆的女的也不喜欢我用手摸,她们更喜欢我舔。 记得有个女的我摸她豆豆,她说疼,后来给我看, 小豆豆上有层很薄的皮或者是膜,被我弄破了。 ) 这时隔壁的伴奏结束了。 我探出头说: 「她们结束了」 她没回答, 小腹还在伸缩。 「要不我们开始演奏吧」 还是没回答, 行动告诉了我答案。 我手挺长枪,慢慢探入,拔出,再探入, 在拔出然后勐一挺腰,直直的一插到底。 她的声音从喉咙发出,超重低音。 又像是从心里,从灵魂中的呐喊。 听到这声号角,我发起了冲锋。 冲锋前我只说了句: 让隔壁头听听,阿拉比伊结棍。 细雨连绵,骤雨不久。 二三十下,我有点喘,想慢点 「侬不是要酿隔壁头听听额伐」她大声说。 我无语,喘口气继续冲锋。 她呻吟,她大叫。 「伐晓得伊以才搞啥人乐海一道黑搞」她大声说。 我气愤,喘口气再冲锋。 她呻吟,她乱叫。 「侬是第一格娘吾口交额。 」我自豪,喘口气冲锋,她呻吟,她大声乱叫着。 「侬真结棍,侬晓得伐,吾老早就会吸侬了。 吾想酿侬戳一辈子。 」 我更自豪,冲锋再冲锋。 她的身子不会欺骗我,她的阴道强烈的收缩。 这是第二次了。 她的手死死的抓着床单,身体在颤抖,眼睛直直的看着我。 里面全是火。 还有胸口的那两点,红的似火。 我附在了她的身上,想抽身退出。 她抱着我的屁股说: 「别拿出来,放在里面。 我想感受着它。 」她的声音有点沙哑,却还是那麽大。 如果没戴套子,我倒是乐意一直这麽放在里面。 可是套子外面都干了,里面是湿的,很不舒服, 而且容易滑落。 她抱着我,就让我趴在她身上。 任我的那话儿悄悄滑出也一动不动。 她的眼里有泪。 我不敢看她。 只是在她身上恢复着力气。 良久…… 那夜后来又干了次。 和前次始终一个姿势不同,我们换着花样的做, 躺着、站着、坐着、趴着、前面的、后面的。 第二天睡到中午,下午才去办的事。 有意思的事, 走时发现门缝里有条: 「兄弟你真行。 这女人不错,珍惜。 要是你不要,给我个电话。 下面有串数字。 」我偷偷藏起了那条。 也不知他昨晚偷听了多久。 走前,我特意问了下总台,那屋的没走。 于是我上去狂按门铃,然后闪人。 在那次后我叫她叶子。 有心的同事很快发现了我对她称唿的改变。 那年她25,我29。 她28结的婚。 我和她的事后来老婆也知道了。 她的出现改变了我很多。 她是我婚后第一次出轨。 都说偷情会上瘾。 我信。 有时间,我就继续写下去。 她和我老婆现在关系不错的